本土文学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投资旅游>>本土文学>>正文

我和我的父亲

2017年07月11日 12:25 王培 博尔塔拉报  点击:[]

一直以来,我都想写篇关于父亲的文章,提起笔,眼睛不禁又湿润了……

父亲出生在河南省一个小村庄,兄弟6个,父亲是老二。大伯17岁应征入伍,家里干农活的重担就落在了父亲身上。那年,他13岁。

我8岁那年,父母带着我和弟弟,辗转来到新疆谋生计。那年,他32岁。

来到新疆,一切都从零开始。一穷二白的生活没有吓倒朴实善良的父母,他们坚信,勤劳苦干就能过上好日子!但天不遂人愿,来疆后,母亲生弟弟时落下的病越发严重,父亲到处借钱,带着母亲四处求医,还要供我和弟弟上学。但无论生活多么艰难,父亲在我们面前都是微笑着的,他一个人默默地承受着苦楚,从不耽误我和弟弟的学习。

母亲做过两次大手术,身体上承受了巨大的痛苦,而父亲在精神上承受的痛苦也不小。因为,父亲深爱着母亲。

2005年3月20日,母亲永远地离开了我们。那段时间,父亲常把自己紧锁在房间里失声痛哭,痛哭过后,他依然微笑着面对我们,承担着家里的重担。那年,他42岁。

渐渐地,我和父亲越来越亲近,像是亲密无间的朋友。我成为他好好生活的动力,他是我努力读书的力量源泉。

后来,我考上了大学,每逢假期才能回家。在校期间,我更加挂念父亲,担心繁重的体力劳动让他身体吃不消。

一次,寒假回家,我刚下了汽车,就看见父亲站在路旁张望,寒风中的父亲越发清瘦了,几缕白发被风吹乱。我急忙提起行李箱,大步走到父亲跟前,叫了声:“爸,我回来啦!”父亲从我手中接过行李箱道:“好,可算回来啦!”

我看到父亲左脸处有一道深深的疤痕,已经结痂,显然是被划伤的。忙问:“爸,你脸怎么了?”父亲微微笑了笑:“没啥!前几天感冒发烧,晕得厉害,一头栽在林带里了。”说着,他走进老屋,而我忍不住流下眼泪……

我暗暗告诉自己,毕业后一定要在离父亲近些的地方找工作,好好照顾他,孝敬他。

2013年,我大学毕业,幸运地在我们生活的团场找到了一份稳定的工作。我感恩命运,让我能在父亲身边工作和生活。

也是在这一年,父亲遇到继母,看到父亲脸上再次绽放的笑容,我很高兴,暗自庆幸有人能和我一起照顾父亲了。

2014年,我结婚。出嫁前,我给父亲磕头,他早已经泣不成声,我深深理解父亲对我的不舍。

回娘家,继母告诉我,我出嫁那天,父亲在家哭了一整天,谁劝都没用……

我理解自己离家带给父亲的失落,于是,拉着他的手轻声地说:“爸,您永远不会失去您的女儿,我会一直在您身边,陪伴您。”

如今,工作之余,我时常回娘家照顾二老,沏一壶热茶,蒸一屉手工馒头,熬一锅稀饭,和父母一起坐在院子里散步闲聊,陪父母一起赏花观景……这些让我倍感满足,这就是我向往的家的味道。

人常说:“父母在,不远游”。我从不后悔自己留在父亲身边,坚守那份最初的信念与感动。

一路走来,感恩有父亲的陪伴,只希望时光走慢些,再慢些,能让我时常握住父亲那长满老茧的双手。

分享到: 新浪微博 更多


上一条:一池清荷(外一首)
下一条:回眸故乡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