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文学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投资旅游>>本土文学>>正文

博乐的桥(一)

2017年08月07日 10:12 姜继先 博尔塔拉报  点击:[]

一个地方一座城,无论它规模大小,也无论它位于何处,总有向外展示的独特之处。要是有人问,博乐拿什么向外展示,答案众多:古老塞种人游牧生息历史悠久;察哈尔官兵边关驻守功绩卓著;吐尔扈特东归祖国悲壮超拔;青色草原花草簇拥连天铺陈;赛里木湖湛蓝透亮;怪石峪鬼斧神工千姿百态……但我现在要说,博乐市又多了一个向外界展示的多彩名片,那就是博乐的桥。

傍晚时,太阳向西山尖靠近,它就如一位智者——虽然即将隐匿,却发出万道霞光,预告自己将以另一种方式存在。晚霞深情地抚慰着博乐城区,为楼宇、树木和青草抹上一层金边,让如火一般燃烧的榆叶梅更为灿烂。

此时,许多人都向着北京路、文化路、团结路集聚。人们不约而同地散步健身,不论是从哪条街道、哪个小区走出,也不论是大步快行还是慢步稳走,途中和尽头定会有一座大桥在等候,博尔塔拉大桥、金水桥、鸿雁桥、迎宾桥、开屏桥……长虹卧波,天堑达通,为脚步支撑,作身影依托。

太阳依依不舍地落入山中,透露出的是对大地的眷恋,晚霞仍然火红,铺满了半个天宇。彩霞映红一池碧水,粼粼波光泛动,轻风徐来,撩人心扉。我也是健身者之一,每次来到处于城南的金水桥,我总会在池边寻一块石墩坐下。大桥处在北京南路上,横跨博尔塔拉河,在河水的映衬下,显得高大壮观。天色暗了下来,桥身被各色灯光映亮,五彩纷呈,桥上的塔柱就像一支支火炬,擎天燃烧。灯光倒映在水中,浮光跃金,七彩荡漾,加之桥边的风帆雕塑和景观“水车”的映衬,让人顿生如临仙境的感觉。

金水桥设计为三跨钢架拱桥结构,桥梁上部采用“八塔望柱”外立面造形。大桥设计者可谓慧眼匠心,为“八塔”倾注了历史情缘,以此代表博尔塔拉蒙古族“八旗”。凝望“八塔”,眼前的一切仿佛被历史烟云所笼罩,古老的蒙古族部落“察哈尔”渐渐清晰起来。察哈尔有着显赫声威,孔武剽悍,英勇善战,曾被称为“利剑之锋刃,盔甲之侧西”,并在历史上有过“蒙古中央万户”的辉煌地位。清王朝平定准噶尔叛乱后,为填补西蒙古准噶尔部被削弱而出现的边疆力量空缺和抵御沙俄扩张的形势,于1762年至1764年,先后选用两批共两千名察哈尔官兵,从张家口一带携眷西迁,部分到博尔塔拉驻防。直到百余年后的1938年,察哈尔部的军事编制才被取消,纳入地方编制——远离故土、守国戍边,把民族承担和国家命运无缝融合,其忠勇如山峰耸立。

要说蒙古勇士的忠勇,另外一个部落吐尔扈特不得不提。这个曾是我国西蒙古卫拉特四部之一的部落,在17世纪20年代游牧到伏尔加河一带,前后历时140余年。进入18世纪,俄罗斯逐渐强大起来,并四处扩张,吐尔扈特部落受到沙俄排挤、欺凌,处于困苦中的吐尔扈特族人由此心向东方,向往祖国。于是在1771年,在渥巴锡的带领下,克服重重困难,率17万众踏上了东归之路。一路上说不尽的凄雨冷风、饥病交加,道不完的围追堵截、寻茬刁难,冒着枪林弹雨,义无反顾地前行,历时半年之久,以损耗10万余众的代价,终于回到祖国的怀抱。其部分落户博尔塔拉,生产戍守——也只有以祖国为依靠,方可安居乐业,繁荣强盛。如此说来,这桥便不单单是桥了,它所承载的太多太多。而塔的挺胸相望,紧密团结,更是一种力量的演示和呈现。

分享到: 新浪微博 更多



下一条:一池清荷(外一首)

关闭